5月7號,布拉姆斯與柴可夫斯基兩位大師生日快樂!

這兩位同月同日生的音樂大師, 同為執拗的金牛座, 兩人卻毫無共通點, 有些人說這兩位大師相看兩厭。

在1888年於萊比錫友人家中初相遇後, 柴可夫斯基在日記中寫到對布拉姆斯的印象, 有著短小堅實的身材, 堅毅果決的態度, 自然隨性的外表, 幽默快活, 跟他聊天是很愉快的回憶。

但即便改變對布拉姆斯的既定印象,柴可夫斯基仍然無法接受布拉姆斯的音樂, 日記裡寫到, 對俄國人的觀點而言, 布拉姆斯根本毫無旋律性, 無法深入俄國人的心裡, 根本不可能好好聆聽布拉姆斯的音樂, 他的音樂沒有驚喜, 從來也不嘗試一些新的配器組合, 雖然他的作品很嚴謹, 充滿原創性, 但缺乏成為經典的要素--美感

當柴可夫斯基對指揮家Hans von Bülow表達對布拉姆斯音樂的看法時, 指揮家替布拉姆斯平反"時間會證明一切", "在我了解布拉姆斯音樂之前, 我的看法和你一樣, 但時間會讓人體會布拉姆斯的深度和美麗"

最後, 柴可夫斯基寫下: 我深深敬畏布拉姆斯的藝術性格, 向他具有純粹美感的音樂致敬, 欽佩他的堅毅, 佩服他擺脫華格納和李斯特的影響, 我仍然在等時間到來, 但現在我一點都不在乎布拉姆斯的音樂!

自古文人相輕哪~ 音樂家也有相似症頭嗎?
😏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usicking 的頭像
musicking

音樂聯絡簿

musick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